东莞沐足棋牌经理招聘

APP無線揭陽

19910
    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鬼打鬼”
    2019年11月06日 來源:港嘢茶餐廳 編輯:陳建明
    上一章茶餐廳以“香港眾志”為例,講述了《   “香港眾志”的洋蔥亂港法》:對內,它以“民主自決”“民族自立”為幌子,煽動街頭暴力活動。對外,它頻繁派員竄訪西方國家賣慘乞憐、尋求干涉。
    找洋人、告洋狀、拿賞金,亂港派的一幅幅漢奸嘴臉躍然紙上。今天,港嘢君要講述的是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NED),它是亂港派的幕后大金主,它還通過旗下四大機構為亂港分子搭臺站臺當后臺,甚至還為CIA收集情報。

    甘當亂港“金手套”,主攻“工運”“學運

    從夏初到秋末,所謂的“反修例”風波已延續四個多月,亂港分子仍像秋天的螞蚱一樣依舊在蹦跶。

    讓外界感到蹊蹺的是,幾乎每次暴力亂港的現場,總有不法分子揮舞著美國的星條旗。這一數典忘祖之舉,也印證著西方政治的潛規則——“金錢是政治的母乳”。

    示威者打出美國國旗,標語“請川普總統解放香港”

    香港亂局背后“金光閃閃”,最臭名昭著的大金主當屬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2018年,該組織對外公開的數據顯示,對所有國家的所謂“資助”中,中國居首位,高達650萬美元。

    不過,這可能只是冰山一角,多數支出因“過于敏感”而未公開。

    香港是西方勢力在遠東經營的重點地區,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則是搞亂香港的“金手套”。從該組織公開的資金流向來看,美國國際勞工團結中心、國際事務全國民主研究所和香港人權監察,這三家幾乎分走了大部分亂港經費。

    民主基金會在香港項目投入機構

    “工會是有組織的力量”“民主化的主要希望”,在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的優先排序中,工人運動一直是該組織的主攻方向。1994年至2018年,自由工會聯盟加上勞工團結中心,接受資金近500萬美元,接近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在香港總投入的一半。

    美國民主基金會1994年到2018年在香港的投入,根據基金會項目頁面等公開資料整理

    不論今天的“顏色革命”,還是冷戰時期的“和平演變”政策,工會都是西方勢力竭力拉攏的對象。1989年的蘇東劇變始于波蘭,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通過金援波蘭團結工會(Solidarity),幫助后者奪取政權。

    《華盛頓郵報》發表文章,題目為《我們是如何幫助團結工會取勝的》(HOW WE HELPED SOLIDARITY WIN)。

    在香港,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決意故技重施。正如茶餐廳第一章《香港“拆家”黎智英》所揭示,黎智英是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等多股西方反華亂港勢力的資金中轉站,負責亂港資金的洗白、分發和監督。

    在“肥佬黎”金光閃閃的呼喚下,李柱銘、何俊仁、陳方安生、陳日君等相繼拜倒在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的門下。港嘢君前幾章中已揭批他們貪財的嘴臉,接下來重點講述香港工黨主席李卓人——一名專做“工運”買賣的生意人。

    1957年2月,李卓人生于上海,祖籍廣東潮陽,出身當地有名的大地主家庭。1959年,為逃避“批斗黑五類”,李卓人隨家人逃到香港。

    生性貪財,李卓人并不滿足于小打小鬧的“工潮”。1990年,他趁著不斷爆發的工潮成立“職工盟”,把全港多家企業的工會列為下屬單位,每年收取一定的費用。

    在1997年香港回歸前夕,一些西方反華勢力急于在香港培植和安插亂港反中代理人。這時,把持著“工運”資源的李卓人很快被西方反華勢力相中。

    大約從1994年起,李卓人開始大把的接受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旗下的美國國際勞工團結中心的金援。

    從該組織年度財報來看,李卓人的“職工盟”每年收取5萬至10萬美元的資助,截至2019年,他已接受多達近200萬美元(約合港幣1600萬)的黑金。

    有錢能使鬼推磨。得到金援后,李卓人開始競選區議員、立法會議員,并在2014年的“占中”運動,以及最近的“反修例”騷亂中身先士卒,他為首的“職工盟”也發起總罷工。

    2014年,香港爆發“占中運動”,職工盟發起總罷工

    秘建“紀律部隊”,扶植親美團體

    長期收受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黑金者,還有所謂“香港人權監察”。

    1995年4月,“香港人權監察”成立。該組織副主席莊耀光在一篇題為《香港人權監察的工作及展望》的文章中回憶,“香港人權監察”是國際司法組織1991年赴港考察后的結果,第一任主席是英國律師夏博義(Paul Harris)。

    香港《大公報》的調查文章透露,1995年至今,“香港人權監察”收受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撥款累計超過1500萬港幣。最初的十年間,資助額只有20萬至40萬港幣不等。自2004年起,每年的資助額躍升至130余萬港幣。

    2013年7月,“香港人權監察”的黑金丑聞曝光后,它的相關費用開始轉到地下。有紀錄顯示,2018年“香港人權監察”再獲NED約70萬港幣。

    它的負責人之一是莊耀光。身為牧師,他卻慣以“雙牌頭”左右兩手收錢,至今已腰纏“萬貫惡錢”。

    1989年,莊耀光就已勾搭上美國情報機構。六年后,他開始得勢迅速升任“香港人權監察”副主席。莊耀光私收黑金多年,直到今年4月東窗事發。

    拿人錢財替人消災。“香港人權監察”得到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的黑金后,開始大肆攻擊特區政府的“修例”行動,還賣力地配合西方反華勢力的亂港行動。

    在西方主子看來,“香港人權監察”業績斐然,主要集中在三個方面。

    它推出所謂“觀察員計劃”,即“針對請愿示威活動進行觀察”,這應該是“香港人權監察”的主要工作。今年,它在“反修例”騷亂中格外活躍。

    根據“香港人權監察”在社交媒體上公布的數據,自6月初以來,它相繼派出觀察員19人次,自稱“到現場觀察警方處理示威集會情況”,實則充當“紀律部隊”,多次指責香港警方“多次使用不必要武力”。

    組織或參與中小學教材的編訂,通過“公眾教育”實現思想亂港,是“香港人權監察”的第二大業績。

    “香港人權監察”還多次發起所謂“本地倡議”,積累起大量人脈資源。2013年的立法會中,“香港人權監察”一度達到頂峰,70名立法會議員中有11人是該組織成員。

    據香港《大公報》披露,香港牧師朱耀明在2003年創立“香港民主發展網絡”時,一度借助該組織的銀行戶頭收受“占中”捐款。

    但是,一名處理“占中”財務的“小人物”因為分贓不均,將朱耀明、戴耀廷和陳健民“占中三丑”私受捐款的丑事抖了出來。

    一時,朱耀明從牧師跌落神壇變得聲名狼藉。“占中”期間,他先后三次收受黎智英的黑金:

    2013年4月,黎智英開出20萬港幣的匯豐支票給朱耀明;一個月后,黎智英以香港民主發展網絡名義支付朱耀明130萬港幣;2014年3月,黎智英又開出20萬港幣的支票給朱耀明的香港公民教育基金會。

    朱耀明感激涕零,他幾度給黎智英寫感謝信、效忠信。2019年9月28日,因“占中”被判緩刑不用坐監的朱耀明現身港鐵站,他一如五年前推年輕人做炮灰,當被記者問及“有無收黎智英的巨款”時,朱耀明避而不答,灰溜溜地離去。

    搭臺站臺當后臺,千萬美元“經營”香港

    李柱銘(左二)、羅冠聰(右一)所率領的代表團2019年5月14日在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作專題演講

    2019年5月,李柱銘為代表的亂港派出訪美國。在民主基金會發表極具煽動性的演講,公然乞求美方干預香港“修例”,搭臺者正是“國際民主研究所”。

    搭戲臺、站前臺、當后臺,是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禍港亂港的第三大伎倆,它的推手則是旗下的“國際民主研究所”。

    這一幕,與五年前如出一轍。2014年9月,香港爆發長達79天的“占中”暴力騷亂。就在此前5個月,以李柱銘、陳方安生為首的亂港派也是先到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搖尾乞憐。

    在香港,“國際民主研究所”的勢力根深蒂固。1997年3月,香港回歸祖國前夕,該組織派出四人代表團正式進港,他們還拜會了李柱銘、劉慧卿、陸恭蕙、吳靄儀等反對派頭面人物。

    經過一番考察后,國際民主研究所認為,“香港民主派最要緊的工作是組織起來,形成一股力量”,參與地方選舉,加強本地團體的“組織技巧”。

    經過國際民主研究所的“培訓”和金援。1998年,李柱銘、劉慧卿、陸恭蕙、吳靄儀四人全部當選立法會議員。

    國家民主基金會下屬四家“核心受讓機構”,即美國國際勞工團結中心(ACILS)、國際私營企業中心(CIPE)、美國國際共和研究院(IRI),以及國際民主研究所(NDI)。這四家機構之中,國際民主研究所負責金援一些所謂民主運動。

    2003年,國際民主研究所在香港花費了18萬美元,幫助亂港派發動“七一大游行”,并成功阻止“23條立法”。次年,國際民主研究所投入經費24萬美元,民主派以“真普選”為口號繼續斗爭。

    2015年周永康(右二)、陶君行(左二)、羅冠聰(右一)獲楊建利透過鄭宇碩“點名”出席第十屆族群青年研習營,同場有多位反華的美國眾議院議員

    《大公報》獲得研習營程序表,列明協辦單位是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NED)、 臺灣民主基金會(TFD)兩大 “政治活動 金庫”

    香港政治局勢日漸惡化,離不開國際民主研究所的推波助瀾。2012年,國際民主研究所經費升至46萬美元,號稱用于“探索實現普選的可能的改革”。同年,研究所與民主派政黨公民黨聯合在香港大學給學生提供實習機會。

    2014年夏秋,所謂“占領中環”“雨傘革命”相繼爆發,香港大學學生梁麗幗成為運動“領袖”之一。香港《文匯報》透露,她不僅在公民黨實習,還是國際民主研究所的“弟子”。

    國際民主研究所不僅為亂港分子搭臺、當后臺,還為他們的出逃準備后路。

    “冠聰,自從2014年游行之后,2015年、2016年、2017年,我每年都會問你同樣一個問題:我們能為你做什么?我們該怎樣幫助你們?”2019年5月,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亞洲項目副理事Lynn Lee在一次會議上毫不避諱地詢問。

    港嘢君在《羅冠聰的“聰明劫”》一章講過,羅冠聰犯下亂港罪行后選擇跑路,被香港網友譏諷“我去耶魯,你們去監獄”。公開資料顯示,羅冠聰畢業于香港一所普通的高校嶺南大學,他不學無術卻獲得世界名校耶魯大學的錄取。

    這離不開國際民主研究所的幕后運作,以答謝羅冠聰等“馬前卒”的禍港亂港行徑。

    發動“顏色革命”,助力CIA“監聽港”

    行文至此,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禍港亂港的路徑,已清晰可見,即通過團結中心拉攏香港工人,通過國際民主研究所扶植“本地政治組織”,通過香港民主監察盯住香港警方動態。

    不僅“顏色革命”的狐貍尾巴暴露人前,它的間諜手段也開始曝光。

    美國中央情報局(CIA)

    “我們今天所做的很多工作,都是中情局25年前秘密進行的。”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聯合創始人艾倫·韋恩斯坦(Allen Weinstein)曾公開承認。

    它被視為“第二中情局”,該組織不少骨干分子來自美國中央情報局(CIA)等情報機構,現任執委會包括美國人彼得·巴恩斯(Peter Barnes),他曾為中情局工作。

    同樣,具有間諜背景的馬克·西蒙則長期擔任黎智英的助理,主要負責黎智英與美國之間的聯系。《南華早報》一篇文章透露,西蒙本人具有美國海軍情報部門背景,他的父親則在中央情報局工作了35年。

    馬克·西蒙被曝也是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的代理人。該組織還被曝為中央情報局收集情報。

    據說,香港潛伏著大量美國情報人員。但是,“修例”行動直接觸及這些人員的安全。加拿大《全球研究》網站文章援引美國中情局前特工的話:香港就是美國的“監聽港”。

    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原本就是冷戰的遺物。1982年的一次重大外交政策演講中,時任美國總統里根提出促進“民主基本建設”的計劃,在全球推廣民主。次年11月,美國國會通過《國務院授權法》,撥款3130萬美元成立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

    美國民主基金會:國會批準成立的所謂“非政府組織”

    自誕生之時起,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就把干涉別國內政、顛覆他國政府、推動“顏色革命”為己任。

    《紐約時報》:美國政府劃撥200萬美元反對尼加拉瓜的左翼政府

    它先是在巴拿馬、尼加拉瓜等中美洲國家的大選中做手腳。之后,它又在委內瑞拉、烏克蘭、伊朗、緬甸等國家策動“顏色革命”。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還頻頻資助“藏獨”“東突”“港獨”等各種反華勢力。

    一筆筆亂港資金,也在亂港派內部植下“狗咬狗”“鬼打鬼”的種子。近日,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支持的“612人道支持基金會”就出現內訌,圍繞八千余萬港幣的政治捐款,何韻詩、吳靄儀、許寶強、何秀蘭等亂港分子出現紛爭。

    禍港亂港不得人心。如同《索羅斯亂港的賊心與賊膽》一章所揭示,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同樣淪為“老鼠過街人人喊打”的境界,它已被伊朗、俄羅斯、委內瑞拉等多國拉黑,成為“不受歡迎組織”。


    熱點新聞

    东莞沐足棋牌经理招聘 江苏快3开奖结果今天i pk10怎么能稳赚不赔 大乐透走势图500期图 幸运赛车遗漏 天天斗地主棋牌游戏 手机版快三破解软件大全下载 广东十一选五 贵州思南开超市赚钱吗 有人两个彩票平台对刷过么 新浪体育新闻 全职炒股两年了的感受 七位数坐标 彩票两面盘什么意思 幸运飞艇012路怎么看 时时彩计划app免费版 直销公司哪个赚钱的多